2009年公司开始在传统IDC业务的基础上进军云市场-班会游戏-云南旅游新闻
点击关闭

计算服务-2009年公司开始在传统IDC业务的基础上进军云市场-云南旅游新闻

  • 时间: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一、前期積累階段(1960-1999年):在20世紀60年代便有了雲計算的雛形,在前期積累階段,虛擬化、網格、分佈式、并行等技術逐漸成熟,雲計算的概念日益形成,雲服務的技術和概念得到了積累;

雲計算數據中心由於時刻需要處理海量的流量數據,要求光模塊的速率提升,由此帶動100G/400G高速光模塊需求增長。

從成本端來看,成本主要分為建設成本Capex和運營成本Opex,Capex主要反映在Opex的折舊攤銷中,折舊攤銷費用大概在Opex佔比超20%,電力成本在Opex中佔比超50%,為主要構成部分,決定電力的主要因素是電價和PUE,電價主要走的是國家電網的電價,差距不大,所以降低PUE成為降低電力成本的重要途徑,地租也是影響單機櫃毛利率的一個重要成本因素。

Oracle和谷歌最初為了挑戰微軟客戶端的商業模式,試圖從SAAS層面切入雲計算,而亞馬遜則是從IAAS層開始發展雲計算,搶奪了IAAS雲市場的先發優勢,並通過在PAAS層不斷地進行技術研發與創新,獲取了較強的客戶粘性。

1)IBM:大力發展面向企業的基於PAAS的混合雲和私有雲

01全球公有雲市場馬太效應顯著

本輪國內雲巨頭資本開支增速的回調開始於2018年Q3,隨後資本開支增速持續放緩,到2019年Q2由正轉負,增速開始下滑,目前國內主要雲巨頭資本開支尚未看到明顯回暖情況,拐點尚需觀察。

長遠來看,雲計算依舊具備高成長性,尤其是進入5G時代,隨着移動互聯網向人工智能+萬物互聯過渡,雲計算有望迎來發展新風口。

對於運營商而言,運營商在網絡、數據中心等基礎設施方面佔據優勢地位,以Verizon為例,Verizon在2010年便擁有了遍及世界35個國家的超200個傳統數據中心,同時2010年以前,運營商Verizon的收入已經連續幾年超千億美元,擁有雄厚的資本實力,2013年以前運營商相繼布局雲計算,並佔據Gartner魔力象限的領導者地位。

2)軟件提供商:微軟目前在公有雲市場中佔據第二的市場份額。微軟作為全球最大的軟件提供商,在PC互聯網時代穩居霸主地位,隨着互聯網泡沫的破裂以及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來臨,傳統License軟件市場逐漸萎縮,同時微軟錯失移動互聯網時間窗口,微軟逐漸失去霸主地位。

而雲計算中心雲主要負責大規模深度數據處理,雲計算可以將大量邊緣計算無法處理的數據進行存儲與處理,同時加強對數據的整理與分析,並反饋到終端設備,有助於增長局部邊緣計算的能力。

硬件設備商由於受到傳統業務的束縛,在雲計算的發展中處於「左右手互博」的尷尬境地,雲計算的發展將對其傳統業務造成衝擊,造成硬件設備商在轉型過程中面臨較大的阻力,如硬件設備商惠普已退出公有雲市場。

運營商Verizon在2013年Verizon收購雲計算提供商Terremark,推出VerizonCloudCompute和VerizonCloudStorage,但是由於技術能力的不足,Verizon在2013年以前沒能力開發自己的雲計算軟件,只能選擇第三方的軟件平台和管理工具,使得VerizonCloud從2011年到2012年一直是beta狀態。

02全球雲巨頭資本開支增速逐步回暖

02雲計算及數據中心發展帶來新機遇

2)Google:大力發展雲服務,投資130億美元大建數據中心

二、深度復盤全球公有雲市場變遷史

2015年,亞馬遜、微軟、谷歌三分天下的趨勢基本初步出現。

從國內雲計算產業生命周期來看,雲計算市場仍然處於產業導入初始階段,與美國相比,大約落後5年左右的時間。

五、日漸成熟階段(2015年至今):通過深度競爭,逐漸形成主流平台產品和標準,產品的功能比較健全,市場格局相對穩定,雲服務進入日漸成熟階段。

微軟2010年正式發佈WindowsAzurePAAS雲平台和構建IAAS雲服務的基礎性工具,從2014年開始明確向雲計算全線轉型,微軟股價走勢出現拐點,呈現不斷上升趨勢,2017年,微軟再次調整重點,將"雲第一"作為下一步重點戰略,重點布局雲計算和AI。

從全球及國內雲巨頭資本開支增速與服務器出貨量增速對比來看,二者呈強關聯性,且資本開支增速比服務器出貨量增速提前1-2個季度見底。從長遠來看,雲計算仍具備較高成長性,且未看到明顯天花板,雲計算的高增長拉動對服務器的需求,未來服務器行業增長空間較大。

AWS為全球最大雲計算平台,其連續八年被Gartner定位在「領導者」象限中,目前佔據全球IAAS雲服務市場近半份額。亞馬遜於2006年3月14日正式推出亞馬遜網絡服務(AWS),提供IAAS和PAAS雲服務。

雲計算是對傳統IT模式的顛覆,經過多年發展,已形成較為成熟的產業鏈條。從產業鏈來看,IAAS層的參与者主要包括軟硬件提供商、互聯網企業、網絡運營商、IDC服務商以及創業公司,IAAS雲市場的競爭是資本、品牌、技術、服務、基礎設施建設等各方面綜合實力的競爭。

一、運營商:運營商Verizon的分數曲線向右下方傾斜,在公有雲市場競爭中能力不斷變弱。運營商如Verizon、ATT、CenturyLink等由於缺乏技術創新能力、服務能力等,在公有雲市場的競爭中逐漸失敗,並逐漸退出公有雲市場。

PAAS雲服務可以看成未來互聯網的「操作系統」,與IAAS服務相比,PAAS服務是雲計算技術研發和創新最活躍的領域,能對應用開發者形成更強的業務粘性,PAAS服務的重點在於構建緊密的產業生態;SAAS雲服務主要是向客戶提供基於Web的軟件。

從雲計算的創立時間來看,阿里雲比AWS晚了三年左右,但是阿里2009年成立到2011年的兩年時間主要對內服務,直到2011年才阿里雲官網才上線,開始大規模對外提供雲計算服務。

國內政策導致國外雲計算廠商入華面臨較高壁壘,拖延了國外雲計算廠商入華步伐,同時也無法在國內直接參与雲市場競爭,使得國內雲計算廠商佔據了先發優勢。

但華為雲、金山雲、騰訊雲等公司也在快速發展中,華為雲2019年Q1首次披露雲業務業績,擁有超過100萬用戶,金山雲2019年Q2同比增長98%,同時背靠WPS和小米生態,擁有大量潛在的政企客戶和新機遇。

4)互聯網公司:「先發優勢+研發實力」搶跑雲市場,「高粘性軟件應用+研發實力」持續追趕

等,在公有雲市場的競爭中逐漸失敗,並逐漸退出公有雲市場。

01雲計算為當前最具影響力產業

阿里雲在國內具備先發優勢,同時阿里雲在PAAS層進行了大量技術研發與創新,具備高客戶粘性,目前佔據國內最大市場份額,疊加國內政策導致國外雲計算廠商入華面臨較高壁壘,我們認為未來阿里雲在國內公有雲市場龍頭地位有望持續強化;騰訊雲基於社交和遊戲基礎,結合自有生態打造差異化競爭。

隨着雲計算等新技術的發展,疊加我國產業政策層面對「互聯網+」的支持等,給我國網絡設備行業帶來了新發展機遇。

而在2019年一季度,華為又將IoT、私有雲團隊合入CloudBU,華為「CloudOnly」戰略落地,在2019年華為全聯接大會上,華為發佈了Atlas900(全球最快AI訓練集群)和基於昇騰的華為雲EI集群服務,大力發展AI+雲,未來將以打造混合云為核心戰略。

我們梳理了從2009年到2018年共十年的GartnerIAAS魔力象限,並以顏色從淺到深表示公司在魔力象限中的地位,從進入魔力象限裏面的公司的變化情況,我們可以明顯看到公有雲行業格局的變化。

03設備商:發力混合雲市場1)紫光雲:紫光股份(000938,股吧)收購華三布局私有雲,紫光集團大力布局公有雲

我國雲服務市場從2007年開始學習美國,處於對概念和技術消化吸收階段,從2010年開始,以阿里云為龍頭,一批互聯企業開始向公有雲發展,從2015年起,運營商、互聯網公司、設備商、IT企業和創新雲服務公司均參与進來,目前我國雲市場尚處於導入期,市場格局還未穩定,競爭深化仍在繼續 。

中國電信於2008年開始布局雲計算,2009年啟動翼雲計劃,2012年正式成立雲計算分公司。運營商做雲在網絡和基礎設施方面擁有先天優勢,但是在研發創新和運營方面尚存在短板,未來發展有待觀望。

02軟件提供商1)騰訊雲:結合自有生態打造差異化競爭

細分來看,亞馬遜、谷歌、蘋果、微軟資本開支增速均有所提升,分別從2019年Q1的6.2%、-36.5%、-47.3%、-12.6%提升至9.8%、11.8%、-0.1%、1.8%,我們預計未來幾個季度全球雲巨頭資本開支有望逐步恢復。

國內雲巨頭資本開支增速的回調始於2018年Q3,從2019年Q2開始由正轉負,目前國內主要雲巨頭資本開支尚未看到明顯回暖情況,拐點尚需觀察。

從2012年開始,亞馬遜AWS、谷歌、微軟的雲產品價格戰全面爆發,相繼不斷下調雲服務的價格,隨着價格戰的競爭加劇,運營商在雲計算數據中心成本方面的劣勢逐漸體現。

雲計算及大型數據中心的發展拉動網絡設備的需求,網絡設備公司迎來發展機遇。預計未來全球網絡設備規模將呈現上升趨勢,2020年,全球以太網交換機市場規模有望達278.3億美元,較2016年增長13.9%,無線產品市場規模有望達113.4億美元,較2016年增長18.1%。

重點推薦:中際旭創(300308,股吧)(全球高速光模塊龍頭)、新易盛(300502,股吧)(5G光模塊+數據中心突破)、天孚通信(300394,股吧)(無源光器件龍頭)、太辰光(300570,股吧)(高端光纖連接器龍頭)。

而雲計算則是對傳統IT模式從底層硬件到業務模式的顛覆,改變了核心芯片、網絡體系、硬件體系、軟件模式、IT服務等。

我們梳理了從2009年到2018年共十年的GartnerIAAS魔力象限,篩選出典型公司,根據公司在IAAS魔力象限所處的位置進行打分進而畫出其分數曲線,並依此可以看出公有雲市場不同類型競爭者競爭能力的變化。

對外提供按需分配、可計量的IT服務。在社會應用端,雲計算賦能實體經濟的發展,帶動智能製造、車聯網、智能家居、公共服務、遠程教育等的發展,有力推動了經濟和社會的變革。

中國電信:具備網絡及基礎設施優勢,研發創新能力不足

PAAS層的參与者主要是各大平台運營提供商,包括亞馬遜AWS、阿里雲、微軟Azure、谷歌GCP等,PAAS雲市場的競爭主要是技術研發和創新能力的競爭,更強的技術能對應用開發者形成更強的業務粘性。

亞馬遜主要從IAAS層切入雲計算市場,具備先發優勢,搶先佔據了最大的市場份額。並通過在PAAS層不斷地進行技術研發與創新,獲取了較強的客戶粘性。

金山雲成立於2012年,為金山軟件的子公司,金山軟件成立於1988年,擁有西山居(網絡遊戲)、金山雲(WPS)、金山辦公等三家子公司,金山雲提供雲全線服務(IAAS+PAAS+SAAS)。

再次,IDC行業競爭格局在趨好,利好頭部企業。隨着雲計算的發展,傳統IDC企業客戶結構逐漸發生轉變,雲計算企業在二三線城市以自建/共建為主,導致二三線IDC企業逐漸倒閉或轉型,而一線城市IDC供不應求,企業議價能力和盈利能力將進一步提升,從而使得行業集中度和進入門檻逐步提升。

我們對IDC企業的收入和成本決定因素進行分拆,從收入端來看,決定收入的三個主要因素包括出租率、ARPU值和機房規模,與客戶距離越近、機房等級越高,則出租率越高,除了雲計算客戶,主要金融客戶、政企客戶、大型互聯網企業等大部分集中在一線城市。

谷歌雲的發展思路是強化PAAS層技術和SAAS應用群,並持續發力移動操作系統Android和PC操作系統ChromeOS以培育潛在雲客戶。以實現與IAAS層的相互導流。

公司成立於2005年,成立初期公司專註于傳統IDC主機租賃、託管服務,2009年公司開始在傳統IDC業務的基礎上進軍雲市場,公司的主要雲計算服務為IaaS層面服務,混合雲是公司目前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

三、形成階段(2006-2009年):雲服務的三種服務模式全部出現,電信運營商、IT企業、互聯網企業紛紛推出雲服務;

微軟雲的發展戰略是通過免費升級Windows10來培育潛在雲服務客戶,同時強化PAAS層的技術研發和SAAS層(Office365、Dynamics365等)的應用布局,以實現與IAAS層的相互導流。

從長遠來看,雲計算具備高成長性,尤其是進入5G時代,隨着移動互聯網向人工智能+萬物互聯過渡,產業重心將從「端」轉「雲」,以雲端為核心逐步向管+端推動,雲計算有望迎來發展新風口。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進門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04公有雲步入寡頭壟斷時代到2018年,GatnerIAAS魔力象限公司僅剩下六家,AWS連續八年位於最高領導者象限,微軟連續五年位於領導者象限,谷歌首次進入領導者象限,阿里巴巴、Oracle和IBM均位於特定領域者象限。

近幾年來,AI、IoT、5G等ICT技術的飛速發展為雲計算市場帶來巨大發展機遇,各大公有雲服務商紛紛推出新產品,拉動公有雲市場規模迅速增長。全球公有雲市場已逐漸形成較為穩定的格局,但增速依然迅猛。

04運營商:雲計算髮展有待觀望

雲計算是對傳統IT模式從底層硬件到業務模式的顛覆,傳統IT市場具備萬億級市場空間,目前雲計算收入佔IT支出佔比尚小,滲透率較低,未來空間較大。

亞馬遜並不是最早提出雲計算的公司,Oracle在20世紀90年代提出了WebPC的概念,企圖將用戶對微軟客戶端的需求降低到最少,但是由於當時體驗較差、價格優勢不明顯、上網價格高、並且PC客戶端的大部分軟件在互聯網上沒有相應的服務等原因,WebPC失敗了。

2009年到2013年為全球雲計算快速發展階段,傳統公司紛紛布局雲計算,同時湧現了大量的小型雲計算公司,而全球雲計算巨頭亞馬遜在當時雲計算收入規模尚小,系統規模較弱,2013年以前AWS雲計算收入併入非零售業務收入,而這部分收入同時包含各種和市場活動相關的其他雜項收入、網站廣告收入與合作發行信用卡的相關收入,2009年非零售業務收入僅為6.53億元,2013年這部分收入增加到25.23億元。

谷歌雲的發展思路是強化PAAS層技術和SAAS應用群,並持續發力移動操作系統Android和PC操作系統ChromeOS以培育潛在雲客戶。以實現與IAAS層的相互導流。

從競爭格局來看,亞馬遜AWS佔據全球IAAS雲服務市場近半份額。根據Gartner的數據,亞馬遜AWS在IAAS雲服務市場的份額從2015年的39.80%提升至2018年的47.8%,排名後面四位的微軟Azure、阿里雲、谷歌雲、IBM雲2018年的市場份額分別為15.5%、7.7%、4.0%、1.8%,四者之和僅為29.0%,遠小於亞馬遜AWS的份額。

從微觀視角來看傳統IDC企業,對於傳統IDC企業而言,地理位置、客戶結構、機櫃數量和未來儲備是關鍵競爭要素,由於傳統IDC企業的高價值客戶主要分佈在一線城市,所以在一線城市及周邊進行大規模布局,搶佔高價值客戶,能顯著提高機櫃出租率及改善客戶結構,提升ARPU值和收入規模。

2018年微軟積極向雲+AI轉型,雲服務實現快速增長,市值突破萬億美元。微軟雲發展戰略是一方面通過免費升級Windows10來培育潛在雲服務客戶,一方面通過SAAS服務、PAAS服務與IAAS服務的相互導流來帶動雲服務使用量,打造差異化競爭。

紫光股份主要布局私有雲,私有雲的布局始於2012年,以雲計算機起步,2016年收購華三着力進入雲計算領域。2018年3月紫光集團宣布投資120億元,正式進軍公有雲市場。我們認為紫光集團在公有雲市場發力較晚,但在私有雲市場具備較大空間。

從未來發展來看,雲企業開始微軟傳統政企市場發力,金山雲背靠WPS有望在政企市場搶佔一定份額,同時未來也有望受益於遊戲和小米生態。

從收入來看,阿里雲2018年收入為31.71億美元,AWS從2013年開始披露AWS雲計算收入,在2013年以前AWS雲計算收入計入非零售業務收入,2013年AWS雲計算收入為31.08億美元,我們認為阿里雲2018年的收入規模大約相當於AWS五年前即2013年的收入規模。

亞馬遜AWS:具備先發優勢和技術能力,佔據全球雲市場半壁江山。

而到2013年VerizonCloud正式推出的時候,OpenStack、開放式API興起,而Verizon又沒有技術能力構建開放式API標準,從2014年開始Verizon不再強調其公有雲業務,2016年則宣布徹底關閉公有雲服務。

此外,雲計算數據中心網絡架構變化帶來高速光模塊數量大幅增長。為了滿足雲數據中心東西流量的互通,葉脊結構被大量採用,由此大大增加了光纖連接數量並帶來高速光模塊需求量的增長。

四、互聯網企業:互聯網企業亞馬遜、微軟、谷歌的分數曲線均向右上方傾斜,在公有雲市場中具備較強的競爭能力。

一線城市具備客戶多、網絡好、人才多等優勢,從供給端來看,政策嚴、供給少,使得一線城市IDC稀缺性價值加劇,企業議價和盈利能力不斷增強。我們認為對於傳統IDC企業而言,布局一線城市及周邊是生存要點,掌握核心節點城市核心機櫃資源的頭部企業將變得優勢明顯。

5G時代,大量的數據需要強大的計算和存儲能力,邊緣計算與雲計算互為補充,協同發展,共同打造萬物互聯時代。邊緣計算提供了對於計算服務需求較快的響應速度,主要是專註于局部,對實時數據進行處理。

運營商如Verizon、ATT、CenturyLink等核心問題在於缺乏技術創新能力、服務能力

二、初現階段(1999-2006年):在雲服務初現階段,SAAS和IAAS雲服務出現,並被市場接受;

1)硬件設備商:雲業務與傳統業務「左右手互搏」,打造混合云為發展方向

在當前時點,我們堅定看好IDC行業以及擁有頭部核心資源的傳統IDC龍頭企業長期成長性。首先,我國IDC行業尚處於以新建為主的粗獷式發展初期,且IDC行業需求一直在持續,具備較大發展空間,我們看好IDC行業長期成長性。

3)小公司:缺乏資金和研發能力,逐漸轉向為雲託管服務商

為了提高資源的利用效率,亞馬遜主要從IAAS層切入雲計算市場,具備先發優勢,同時亞馬遜具有較強的資本、品牌、技術、服務、基礎設施建設等能力,在馬太效應顯著的公有雲市場,搶先佔據了最大的市場份額。

國內雲巨頭資本開支增速短期有所下滑,但國內尚處於雲計算髮展初期,未來增長潛力較大,長期有望維持高景氣度。

四、快速發展階段(2009-2015年):雲服務種類日趨完善,種類日趨多樣化,傳統企業開始通過自身能力擴展收購等模式,投入雲服務;

2)華為雲:大力發展AI+雲,以打造混合云為核心戰略

金山雲背靠WPS在政企市場發力,同時擁有西山居遊戲和小米生態等,持續為IAAS導流;華為於2018年底進行架構調整,重組了「CloudAI產品與服務」,2019年一季度又將IoT、私有雲團隊合入CloudBU,華為「CloudOnly」戰略落地,在2019年華為全聯接大會上,華為發佈了Atlas900(全球最快AI訓練集群)和基於昇騰的華為雲EI集群服務,大力發展AI+雲,未來將以打造混合云為核心戰略。

04運營商:缺乏技術開發和運營能力

03雲計算三分天下趨勢逐漸顯現

全球雲計算市場的發展大概可以分為五個階段。

05國內雲市場處於產業導入初期

目前阿里巴巴收入的90%以上集中在國內,阿里雲業務重心也基本集中在國內,隨着海外數據中心的陸續開放,海外業務有望持續推進。

2)金山雲:圍繞遊戲和WPS發力,通過SAAS為IAAS導流

預計未來幾年,我國網絡設備市場規模整體呈增長趨勢,且高於全球水平,到2020年,我國企業級交換機市場規模有望達31.5億美元,較2016年增長24.5%,高於全球13.9%。

四、預判國內公有雲格局我國雲計算市場尚處於產業導入期,格局未定,對標全球公有雲發展史,我們預判未來國內雲市場會呈現寡頭壟斷競爭格局,阿里雲、騰訊雲、金山雲、華為雲有望四分天下,其他競爭者將逐步轉型或者退出,發力私有雲/混合雲市場,或者轉為託管雲服務商。

05雲通信未來空間廣闊全球雲計算IAAS的發展,為雲視頻行業發展奠定了基礎,5G時代,信息技術的進步驅動雲通信在通信形式和通信場景兩個維度進行迭代,人與人溝通將走向人與物、物與物的溝通,驅動雲通信的發展從1.0邁向3.0階段,雲通信將出現在更廣泛的應用場景中,賦能信息產業發展,驅動雲通信邊界不斷外延,未來市場空間有望從百億級拓展到千億級。

1)微軟:大力布局SAAS和PAAS服務為IAAS導流

雲計算為傳統IDC企業發展的最大驅動力,雲計算是對傳統IT模式的顛覆,而傳統IT市場具備萬億級別規模,雲計算髮展目前尚處於初期階段,尚未看到明顯天花板,發展空間較大,隨着流量的高漲以及摩爾定律的失效,作為雲計算底層基礎設施的IDC行業,同樣具備廣闊發展空間。

重點推薦:浪潮信息(000977,股吧)(服務器龍頭,計算機組覆蓋)。

03設備商:進軍雲市場阻力重重

五、國內雲計算方興未艾通過復盤全球公有雲市場格局演變歷史,我們預判國內公有雲市場未來也將呈現寡頭壟斷格局。國內雲計算市場目前尚處於導入期,格局未定,未來成長空間較大,尚未看到明顯天花板,未來有望保持快速增長。

亞馬遜最早布局IAAS雲服務,擁有先發優勢,同時採取低價、以客戶為中心等競爭策略不斷積累客戶,還通過不斷進行技術研發與創新,構築起IAAS層和PAAS層高競爭壁壘,不斷增強客戶粘性,目前AWS在全球積累了超百萬活躍客戶和優質合作夥伴,打造了強大的雲生態系統。

01互聯網公司1)阿里雲:國內雲計算龍頭,積極拓展全球市場

從2018年Q2開始,受到宏觀經濟等因素的影響,增速開始回落,雲廠商相繼下調資本開支指引,2019年Q1,雲巨頭資本開支增速同比下降17.9%,而進入2019年二季度,雲巨頭資本開支增速有所回暖,同比上升6.2%。

重點推薦:星網銳捷(002396,股吧)(低估值的二線龍頭);建議關注:紫光股份(網絡設備龍頭)。

2014年穀歌開始進入魔力象限,微軟上升為領導者象限,亞馬遜連續4年位居領導者象限,運營商和小公司的地位依舊在下降。

VMware在雲計算市場的發展途徑為「退出公有雲,保留混合雲,專註私有雲」。VMware公司做虛擬機起家,於2014年推出公有雲業務,並於2017年正式放棄公有雲業務,宣布與AWS在混合雲展開合作。

對外企進入雲計算這個領域,工信部持開放的態度,歡迎外資企業在遵守我國法律法規的前提下,與國內持證企業開展技術合作,核心的因素需要保證數據的安全自主可控,業務的經營主體是國內企業。

我們復盤了典型公司公有雲成長史,深度分析了典型公司競爭優勢及劣勢,我們認為雲競爭本質為研發實力競爭,具備「先發優勢+研發實力」的互聯網企業率先搶佔市場,逐步佔據壟斷地位。而追趕者通過「高客戶粘性的軟件應用+研發實力」有望佔據一定市場份額:

IBM從2007年開始布局雲計算,2017年IBM將Bluemix改名為IBMCloud,將IBM在雲端開發的所有產品將統統歸入到這個新品牌旗下,2019年2月12日,2019IBMThink大會舉行,IBM總裁兼首席執行官GinniRometty強調了IBM數字化重塑2.0計劃,並重點提及了混合雲的重要性。

小公司在資本、品牌、技術、服務、基礎設施建設等各方面競爭實力均較弱,隨着公有雲競爭的加劇,公有雲價格戰的持續展開,小公司虧損加劇,同時沒有足夠的資本去支撐雲計算巨大的研發支出、基礎建設支出、銷售支出等,逐漸退出公有雲市場,轉型為雲託管服務商。

雲計算正加速成為提供IT資源的新方式,滲透率持續提升,未來發展空間較大。根據Gartner統計,全球雲計算收入佔IT支出佔比不斷提升,從2009年的1.00%不斷提升至2018年的4.7%,同時雲計算收入增長率遠高於同期IT支出增長率,這種趨勢在我國發展更加明顯,IT支出正在不斷向更為高效的配置方式轉變。

02雲計算市場競爭激烈在2013年以前的Gartner魔力象限中,存在較多雲計算公司,市場競爭激烈,市場競爭者主要由運營商、亞馬遜、硬件供應商、IT服務商和小公司構成,軟件供應商尚未出現在魔力象限中,而領導者象限主要由運營商佔據。

美國2005年前雲計算概念興起,亞馬遜在2006年正式推出AWS雲計算服務,發展到現在,運營商、部分硬件供應商和軟件供應商、小公司等基本退出雲計算市場,雲計算市場步入快速成長期,由亞馬遜、微軟、谷歌三分天下的格局基本確立。

隨着雲計算的發展,服務器行業迎來了規模化的快速發展機會,服務器行業有一定的資金門檻,目前國內服務器行業競爭格局較為穩定,對於服務器廠商而言,應該提升快速大規模交付的能力、加強供應鏈管理、提升研發能力,以不斷擴大市場份額,取得規模效應,同時加大非CSP客戶渠道的開拓及維護,以提高整體盈利能力。

3)Oracle:公有雲業務發展放緩,轉型壓力較大

2)京東雲:雲業務起步較晚,缺乏核心競爭力

1)電商:亞馬遜在公有雲市場一家獨大,分數曲線位置最高,展現出亞馬遜在公有雲市場強大的競爭實力。亞馬遜是一個電商,其業務具有明顯的季節性特徵,為了業務的發展需要進行較多的基礎設施的投入,在閑時就會造成基礎設施的閑置與浪費。

2002年互聯網泡沫破滅之後,以Google為代表的互聯網公司迅速崛起,為了挑戰微軟的商業模式,Google開始提供替代各種客戶端應用和服務的在線服務,逐漸將原本運行在用戶自己本地計算機上的各種應用軟件搬到服務器端。

從全球IDC佔比來看,美國佔比約45%,我國佔比約6%,日本佔比約8%,從人均機房面積看,美國是我國的約20倍,日本是我國的約10倍,從帶寬數看,我國是美國約2倍,是日本約9倍,反差巨大,也說明我國IDC發展空間較大。

SAAS層的參与者包括各類傳統企業軟件巨頭和新興SAAS廠商等,SAAS雲計算市場競爭格局較為分散。

亞馬遜、微軟等雲計算公司作為外資只能提供技術支持,不能參与實體運營,不能接觸客戶,不能掌握數據,業務經營方必須是內資具有經營許可的公司(公司必須拿到互聯網數據中心服務和互聯網資源協作服務牌照即雲牌照)。

雲計算為當前最具影響力的產業,賦能社會和經濟的發展。按照傳統的IT部署模式,企業要購買服務器、存儲等,服務器還要裝系統、中間件、應用等,然後再去調試,同時企業還要自建或者租用數據中心等,投入巨大。

我國公有雲市場與全球2013年之前的市場格局類似,市場參与者眾多,包括運營商、互聯網公司、設備商、IT企業和創新雲服務公司等,目前阿里雲雖然佔據最大的市場份額。

同時,以位元組跳動、美團為代表的的互聯網企業也正在快速發展,5G時代新機遇下,市場格局有望重塑。

01互聯網公司:先發優勢形成規模效應

3)搜索引擎:谷歌目前在公有雲市場中佔據第三的市場份額。谷歌為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Google從2006年首次提出「雲計算」概念,並開始布局雲業務,直到2016年才開始着重發力雲計算。

2)HP:淺嘗輒止雲計算,知難而退堅守優勢行業

二、小公司:規模較小的雲計算提供商Rackspace的分數曲線向右下方傾斜,在公有雲市場競爭中能力不斷變弱。

5G主要包括三大應用場景:1)增強型移動寬帶(eMBB),聚焦對帶寬有極高需求的業務,比如高清視頻、VR、AR等;2)高可靠低時延通信(uRLLC),聚焦時延極其敏感的業務。

客戶結構越好,則ARPU值越高,從單機櫃價值來看,金融客戶、大企業客戶單機櫃價值相對較高;機櫃數越多,則機房規模越大。由此可見,在一線城市及周邊進行大規模布局,搶佔高價值客戶,有助於提高IDC企業收入。

04雲計算拉動光模塊需求大幅增長

短期受到宏觀經濟等因素影響,雲巨頭資本開支增速有所波動,國外雲巨頭資本開支從2018年Q2開始回落,但是從2019年Q2開始,增速有所回暖,同比上升6.2%,我們預計未來幾個季度全球雲巨頭資本開支有望逐步恢復,帶動雲產業鏈逐步重回高增長軌道。

騰訊雲於2010年正式對外提供雲服務,於2013年面向全社會開放,2014年騰訊雲計算有限公司成立,但是2016年才開始大力發展雲業務,主要提供IAAS層和PAAS層雲服務,SAAS層雲服務主要是通過合作方式開展,騰訊雲主要基於社交和遊戲的基礎,將行業方案和騰訊自有生態結合,打造不同行業的解決方案,打造差異化競爭。

Oracle於2011年推出公有雲業務,Oracle的核心業務為軟件及數據庫,做PAAS層具備一定的基礎,Oracle雲目前提供IAAS、PAAS和SAAS的雲服務,發展重心主要集中在PAAS和SAAS領域,通過PAAS層數據庫產品及SAAS層各種應用挖掘客戶,總體上產品較為單一,競爭優勢不明顯。

Ucloud成立於2012年3月,同年七月雲平台上線運營,為我國領先的中立雲計算服務商,公司逐漸形成了圍繞公有雲IaaS、基礎PaaS產品的較全面的技術能力和產品儲備,並逐漸向私有雲、混合雲、下一代PaaS、人工智能領域拓展。

互聯網客戶佔比超60%,對於價格比較敏感,對於網絡、安全性、部署速度要求較高,其中雲計算客戶價格最低,大中型互聯網客戶價格居中。

05小公司:資本實力較弱1)Ucloud:以公有云為核心,包含私有雲、混合雲在內的中立雲服務商

我國雲計算市場尚處於產業導入期,格局未定,對標全球雲計算髮展史,我們預判未來國內雲市場也會走向寡頭壟斷的競爭格局,阿里雲、騰訊雲、金山雲、華為雲有望四分天下。

百度雲是百度提供的公有雲平台,於2015年正式開放運營,百度在2016年正式發佈了「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三位一體的雲計算戰略,百度雖然是一家互聯網企業,但是雲計算對外開放的商用之路卻起步較晚,從2015年才正式對外開放,百度雲的發展重心放在SAAS、PAAS上而非IAAS。

我國IDC行業呈結構性過剩狀態,一線城市IDC企業優勢提升。雲計算造成客戶結構轉變,使得傳統IDC企業機遇與挑戰並存,隨着大批企業上雲,二、三線城市IDC企業客戶流失率提升,而雲計算企業走代建/自建模式,代建模式下IDC企業議價能力弱、盈利能力差,自建模式下,傳統IDC企業逐漸倒閉或轉型。

招商證券(600999,股吧)通信行業首席分析師余俊在進門財經路演時認為,國內雲市場發展尚處於導入期,雲產業鏈具備長期高成長性,行業目前有拐點向上投資機遇。

2014年起,納德拉就任微軟新CEO,明確提出「雲第一,移動第一」的發展戰略,大力發展Azure、Office365、Dynamics365等PAAS和SAAS雲服務,2017年,隨着人工智能成為未來的主流方向,微軟再次調整重點,將"雲第一"作為下一步的重點戰略。微軟雲的發展戰略是通過免費升級Windows10來培育潛在雲服務客戶,同時強化PAAS層的技術和SAAS層的應用布局,以實現與IAAS層的相互導流。

一、5G時代,雲計算迎來新風口

03雲計算驅動下進入規模化發展新時代

2)運營商:缺乏研發和運營能力,逐漸退出公有雲市場

京東雲於2016年4月對外提供雲服務,是京東集團旗下的雲計算綜合服務提供商。雖然京東在電子商務這一塊積累了一定的技術和資源,但在雲計算的起步落後于其他競爭對手,目前提供的雲計算產品尚較少,缺乏自身的核心競爭力。

2019年7月,IBM以340億美元完成了對軟件公司紅帽(RedHat)的收購,戰略重點開始轉向混合雲。

小公司在資本、品牌、技術、服務、基礎設施建設等各方面競爭實力均較弱,隨着公有雲競爭的加劇,公有雲價格戰的持續展開,小公司虧損加劇,同時沒有足夠的資金去支撐雲計算巨大的研發支出、基礎建設支出、銷售支出等,逐漸退出公有雲市場,轉型為雲託管服務商。

2013年為雲計算技術逐漸成熟的轉折之年,PAAS和SAAS均成為行業主流,運營商、硬件供應商、小公司在魔力象限中的地位均開始下降,軟件供應商微軟首次進入魔力象限,亞馬遜AWS從2011年起連續3年位於領導者象限。

IDC作為重要的信息基礎設施,在雲計算髮展的驅動下保持了較高速度的增長,未來發展空間較大。我國IDC發展尚處於以新建為主的粗獷式發展階段,國內IDC市場增速遠高於全球,尚具備較大發展空間。

1到4G主要是面向消費者,5G需要支撐移動互聯網和物聯網兩大類業務,體現高速率、大連接、低時延三大技術特點,對比4G而言,體現出10-100倍的能力提升。

全球雲巨頭資本開支增速逐步提升,有望重回快速成長軌道。全球雲巨頭資本開支增速從2015年Q2開始下滑,2015年Q4開始觸底反彈,歷經12個季度的快速增長,2018年Q1和Q2增速達到頂峰,增速分別達91.9%、62.6%。

我們深度復盤了全球公有雲市場變遷史,全球公有雲市場逐漸從百花爭鳴步入到寡頭壟斷時代,我們認為公有雲競爭的本質為研發實力的競爭,公有雲市場馬太效應顯著,互聯網公司具備較強競爭實力,而設備商、運營商、小公司等在公有雲領域競爭實力較弱,專攻混合雲以及向雲託管服務商轉型為發展方向:

對比全球雲計算巨頭AWS和國內雲計算巨頭阿里雲,受益於國內對國外雲計算企業的政策限制,阿里雲具備先發優勢,已經在國內市場佔據約一半的份額,但對比同為電商的雲計算龍頭AWS而言,阿里雲仍落後約5年左右的水平。

2)首都在線:傳統IDC向雲計算提供商轉型,競爭實力不足

雲計算的服務模式包括IAAS(基礎設施即服務)、PAAS(平台即服務)、SAAS(軟件即服務)三種。IAAS雲服務屬於「重資產」的服務模式,主要提供IDC、基礎架構硬件和軟件資源等,需要投入較大的基礎設施資源,以及積累長期的運營經驗。

01IDC:5G時代最受益方向

從客戶來看,金融客戶佔比約為12%,政企客戶佔比約21%,金融和政企客戶對於價格敏感度較低,對於地理位置、安全性、穩定性要求較高,屬於價值較高的一類。

華為雲成立於2011年,隸屬於華為公司,專註于雲計算中公有雲領域的技術研究與生態拓展,致力於為用戶提供一站式雲計算基礎設施服務。華為在2018年底對「ICT基礎設施業務」進行了組織架構的重組和優化,組建了「CloudAI產品與服務」。

谷歌雲服務包括GoogleCloudPlatform(IAAS+PAAS)以及SAAS應用軟件GSuite等,谷歌的雲計算策略為強化PAAS層和SAAS應用群,持續發力移動操作系統Android和PC操作系統ChromeOS來培育雲客戶。

02軟件提供商:雲競爭本質是軟件的競爭

惠普於2011年發佈公有雲服務,於2015年10月正式關閉惠普Helion公有雲服務惠普,於2015年11月正式拆分為惠普企業(HPEnterprise)(也稱為慧與公司)和惠普公司(HPInc.)兩家上市公司,慧與以代碼「HPE」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拆分以後的惠普企業着力發展雲計算解決方案,但是營收和凈利潤表現均不如前,而惠普公司則着力生產打印機和PC個人電腦。

例如自動駕駛、工業控制、移動醫療等;3)大規模機器通信(mMTC),聚焦對連接密度要求較高的業務,例如智慧農業、智能家居、智慧城市等。5G萬物互聯時代,產業重心將從「端」轉「雲」,以雲端為核心逐步向管+端推動。

雲計算的發展,有望拉動整個產業鏈(IDC及配套、網絡設備、服務器、光模塊、雲視頻等)的發展。

結語云產業鏈具備長期高成長性,重點推薦IDC:光環新網;光網絡:星網銳捷、中際旭創、天孚通信、太辰光、新易盛;服務器:浪潮信息(計算機組覆蓋);雲視頻:億聯網絡(300628,股吧)、會暢通訊(300578,股吧)。建議關注:寶信軟件、數據港、萬國數據、英維克(機械組覆蓋)、紫光股份。

三、雲競爭本質為研發實力競爭

Google2006年首次提出「雲計算」概念,2008年推出PAAS雲服務APPEngine,直到2016年開始着重發力雲計算,自2018年起,谷歌大力發展雲服務,斥資上百億擴張數據中心。

三、硬件設備商:硬件設備商IBM的分數曲線呈波浪形發展,在公有雲市場的發展不夠穩定。硬件設備商由於受到傳統業務的束縛,在雲計算的發展中處於「左右手互博」的尷尬境地,雲計算的發展將對其傳統業務造成衝擊,造成硬件設備商在轉型過程中面臨較大的阻力,如硬件設備商惠普已退出公有雲市場。

4)Vmware:戰略退出公有雲,專註私有雲領域

重點推薦:光環新網(300383,股吧)(核心城市布局的IDC龍頭);建議關注:寶信軟件(600845,股吧)(核心城市布局的IDC龍頭,具備得天獨厚的資源稟賦)、數據港(603881,股吧)(綁定阿里,未來成長可期)、英維克(002837,股吧)(精密溫控節能設備+預製模塊化設備提供商,機械組覆蓋)。

3)百度雲:起步較晚,發展重心為PAAS+SAAS

阿里雲於2009年9月正式成立,2011年7月,阿里雲官網上線,開始大規模對外提供雲計算服務,目前佔據國內雲市場半壁江山。阿里雲提供雲全線服務(IAAS+PAAS+SAAS),部署模式上,包括公有雲、私有雲和混合雲。

Veizon於2009年推出了雲計算業務,並於2016年關閉了公有雲業務。Verizon退出IAAS,主要是由於不具備技術創新能力,保留PAAS和SAAS主要是由於這兩種服務模式具備更明顯的路徑依賴和更多的市場機會。

Verizon:試水雲計算,曲折前行,高開低走

今日关键词:考研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