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锐彬的母亲就是手工织毛衣的高手-诏安新闻
点击关闭

毛衣潘锐-潘锐彬的母亲就是手工织毛衣的高手-诏安新闻

  • 时间:

刘烨为儿子庆生

眼看自己喜愛的手工毛衣就要被時代拋下,想起小時候離不開的「媽媽牌」毛衣, 潘銳彬心裏很不是滋味。「當時我就覺得,手工毛衣的沒落比較可惜,我想要挽救這個行業。」正好,當時網店開始興起,潘銳彬開始思考:「能不能通過網絡賣出手工毛衣?」他試着註冊了一家網店,將自己織的幾條手工圍巾掛上去賣,結果銷路不錯。潘銳彬意識到,網絡或許能成為手工針織行業的救命稻草。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隨着在網絡上的走紅,潘銳彬和他的手工針織受到越來越多網友和媒體的關注。今年3月,央視《開門大吉》節目邀請潘銳彬,他得以在更大的平台展示自己的作品和手藝。潘銳彬在節目中說:「織毛衣這件事,是不分男女的。任何一件事,只要你喜歡,就應用心去做,然後認真做到最好。」這番話為他贏得了滿堂彩。

火了!小伙辭去翻譯工作織毛衣

潘銳彬所說的「學習」,指的是參加一些培訓班,學習網店經營相關專業知識,和同行交流經驗。

「我自己會去琢磨,這些圖案我們通過手工能不能做出來,又能在它的基礎上做哪些創新。」潘銳彬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設計毛衣款式比設計一般服裝更加困難,它需要較多的實踐經驗。「其它的衣服你只需要設計,不需要會做。手工毛衣就不一樣了,如果你不會織的話,就很難去設計它,因為你不知道那些花紋能不能手工做出來。」

潘銳彬雖把自己的生意做得紅火,但也始終沒有忘了把這項技藝傳承下去的夢想。

現在,有50多位來自潘銳彬家鄉的阿姨負責生產手工毛衣,其中既有當年跟母親一起工作的老員工,也有新招募來的成員。潘銳彬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她們都是在茶餘飯後的空閑時間,根據他設計的款式織毛衣,既不耽誤平時的生活,又能得到相應的報酬。「我希望通過將傳統技藝與現代傳播技術結合的手段,能夠讓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喜歡手工針織,將這項技藝傳承下去、發揚光大。」潘銳彬說。

理想與現實有差距創業遇挫曾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

2013年到2014年,潘銳彬的事業陷入低谷。在那段時間內,他的生意一直很慘淡,這讓潘銳彬不禁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是不是我們的毛衣真有什麼問題?我是不是不適合做這個?」

然而,2010年,24歲的潘銳彬做出了一個改變人生軌跡的決定。他辭去了這份工作,回到汕頭老家做起了一名「織男」:創業做手工毛衣。

網店的生意蒸蒸日上,潘銳彬卻並不滿足,他一直在嘗試把手工毛衣和時代潮流結合起來。在一次交流活動中,有人給他推薦了抖音這個平台,這讓潘銳彬陷入了思考。

同時,毛衣的售後也讓潘銳彬有些焦頭爛額。由於潘銳彬做的是手工定製毛衣,根據顧客提供的身高、體重、三圍等數據進行設計和製作,自然也承擔了後期修改的責任。當有客戶提出毛衣的某個地方有點不合適時,潘銳彬需要根據要求修改,直到對方滿意為止。一批毛衣修改十幾天,也是常有的事,生產的效率自然也上不來。「有時候客戶心情不好,就會批評和抱怨,這樣的情況多了,自己感情上就會很受傷。」潘銳彬回憶說。

但好景不長,隨着機器織毛衣的普及,手工針織行業漸漸沒落了。潘銳彬的母親所織的毛衣,也顯得款式老舊,不夠時尚。慢慢地,家裡的針織生意越來越少,母親和阿姨們一起織毛衣的盛況也不復存在。「我大學畢業后,她們就沒什麼事做了。」

這樣走紅直播:從網店老闆成為抖音網紅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潘銳彬的核心團隊都只有3個人。在店裡,他既是老闆,又是模特,還是服裝設計師。實際上,潘銳彬一天也沒有「學院式」地學習過設計。他能做出時尚好看的毛衣,也和他擅長自學的特點密不可分。

正當潘銳彬消沉之時,一次偶然的機會,讓他和其他網店老闆有了交流。「那時我才發現,原來我的網店有不少缺陷,最致命的就是,照片拍得特別丑。」潘銳彬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解決了這個問題后,生意又有了起色。而他自己,也開啟了「學習」之路。

這件事讓潘銳彬的心態發生了改變:「那之後我覺得,任何新的東西我都應去嘗試。現在都在往短視頻的方向走,所以我們也要跟着潮流走!」於是,潘銳彬開始用心經營抖音賬號,有時發佈一些手工織毛衣的教程,有時也發佈一些類似「麵條織毛衣」的趣味視頻。目前,他的兩個抖音賬號分別有了166萬和103萬粉絲。

他想過到城裡招募年輕人來工作,但結果卻不盡如人意。2018年8月,他在汕頭市區開了個工作室,試圖招納新人。「他們又不會織毛衣,也不知道產品是什麼樣,沒有過那段耳濡目染的經歷,也就只有紙上談兵了。」這番嘗試受挫后,潘銳彬關掉了在市區的工作室,將其轉移到鎮上稍微偏遠的位置,這才招到了兩個新人。

這樣創業想念兒時媽媽織的毛衣外企翻譯辭職回家當起「織男」

紫牛新聞見習記者 周碧瑩 受訪者供圖

網友:想起小時候「媽媽牌」毛衣

這樣規劃用傳統技藝和現代傳播手段傳承夢想

起初,潘銳彬還想着兼顧在外企的工作和網店的經營。「那段時間很忙,一邊上班,一邊開着網店,那時家裡沒有電腦,我下班后還去網吧看店,一直到晚上十一二點才回家。」但隨着訂單的不斷增加,潘銳彬的精力開始不夠用了。他不得不認真考慮,是否要辭去外企的工作,專心經營手工毛衣。

2008年,大學剛畢業的潘銳彬,在一家外企找到一份日語翻譯工作,收入和生活都比較穩定。潘銳彬來自廣東省汕頭市,父母對他這份工作十分滿意,認為做翻譯工作,收入不錯,又有面子。

最近,抖音上一條「神仙操作」視頻引起了大家的興趣:一位眉清目秀的小伙用「麵條織毛衣」惹得很多網友忍俊不禁,紛紛點贊,也有人留言:「讓我想起小時候穿媽媽織的毛衣的日子。」

他抱着嘗試的態度,註冊了一個抖音賬號,發佈了幾條關於手工毛衣的視頻,結果出乎意料大受歡迎。

「每到放學時,我就幫媽媽織毛衣,那時候我就發現,自己喜歡這門技術。」潘銳彬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當時手工針織產業尚在黃金期,家鄉的很多婦女從事這項產業。

潘銳彬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織毛衣是自己一直以來的愛好。潘銳彬的母親就是手工織毛衣的高手,多年以來,一直在從事針織衣物代加工行業。潘銳彬從記事時起,就知道家鄉的阿姨們經常和媽媽一起織毛衣。耳濡目染,潘銳彬6歲時就學會了這門手藝。到10歲時,他已可以同媽媽、阿姨們一起織毛衣了。

「很多人一提到手工毛衣,還是會覺得很『土』。手工這個賣點,不足以讓人第一眼就喜歡,能吸引眼球的要點是好看。」潘銳彬說:「人家因為產品好看而點進去了,才能知道你這個是手工製造。所以我們現在做的款式會比較時尚,材料也比較好,和以前的不一樣。」為此,他常常瀏覽一些時尚網站,觀察一些國際大品牌的服裝,看它們都使用怎樣的配色,大概用哪些花紋。

潘銳彬的決定遭到全家人反對,他的父母經歷了手工毛衣由盛轉衰的過程,知道在當代重振這一產業有多麼不容易。

潘銳彬最初的想法是:由自己帶頭,招募家鄉的阿姨們,讓她們重新拾起手藝織毛衣,然後通過網絡途徑銷售。然而,理想和現實總是存在差距。首先是人才的問題,阿姨們的水平參差不齊,而且有些人的技藝已經生疏了。潘銳彬只好讓她們先試織一批毛衣,而這些毛衣是無法賣出的,卻要消耗不少的成本。

「現在,我每個月都要出去學習。要讓自己了解整個市場的特點,發現自己經營中的問題,思考前進的方向。」潘銳彬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從2015年到現在,他的足跡遍布深圳、廣州、上海、杭州,始終沒有停下學習的腳步。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小伙叫潘銳彬,廣東汕頭人。他原本是外企的一名日語翻譯,只因心中念念不忘的夢想,讓他在2010年辭去待遇優渥的工作,創業開了家網店,自己則身兼手工毛衣的製作者、設計師和模特……

到了2010年10月,潘銳彬網店的訂單越來越多,下班后的空閑時間對他來說根本不夠。他算了一下,一個月下來,網店的收入比工資還高。於是,潘銳彬下定決心,辭去了在外企的職務,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旅。

今日关键词:日本19号超级台风